分享到:
评论 顶部

二万五千里的云和雾「16」— 高原面条

2018/11/19 15:45:16来源:作者:太阳(杭州)

原计划从甘孜沿317国道到昌都,车队跑了100多公里进入德格地界不久,先行一步的“上海老倪”发来信息说:江达附近,雪太大,象个天然大冰箱,车底盘冻住了。“左眼”火速与大家商议了一下,决定原路返回甘孜,改走217到理塘。那天,一直到晚上八点半,全程跑了有400多公里吧。317路不太好走,记得台州“老张”和“光头”距我们有一个小时的路程,他们到的更晚一些。


那次,累的够呛,大伙却坚持着,生怕老天变脸,没有一个掉队的。到达目的地后我懒得做饭,拿出在阿坝州沙耳尼购买的挂面来煮。我的外拉式燃气灶是无明火红外线的,不怕风,火力大。为了口感顺溜,我特意多煮了一些时间,面条在沸水中翻滚,煮不烂的感觉,夹一筷尝尝,还是生的。这才意识到面条与米饭一样,在高海拔的条件下,不用高压锅是绝对不行的,沸点不到位。

好在,前几天路过夹金山,那儿地势陡险,重峦叠嶂,危岩耸突,空气稀薄,天气变化无常,是当年红军徒步翻越的第一座大雪山。站在那些历史遗迹面前,想象破衣烂衫的先人们博命攀爬的模样,内心不由震颤。想想“红军两万五”,那锅夹生且粘牙的面条我还是毫不犹豫划拉入肚了。



沙耳尼是个给我留下印象的村庄。我们停车的地方,靠里有块未开发的毛地,有些杂草,还有几棵花儿即将凋谢的梨树。一位当地藏民坐在大石上看羊,十几头羊悠闲地散落各处在啃草。下午,大多的人都去了坡上藏民村寨,剩下的则在车上休息。我去打水,走过看羊人身边,与他攀谈起来。我好奇地问他,这梨树结不结果子。他说:“结呀,又大又甜”。

   这汉子四十来岁,在外打过工,汉语不错,交流起来没有障碍。我指着眼前高大的梨树说:这树一看就知道没人管理的,从没修剪过枝条,能接多少呀。说这话,我是有根据的,在我家的小院子内也有梨树,年年喷药、施肥,修枝,也结不了多少。沙耳尼漫山遍野的梨树,全一个德性,树冠高大,枝丫茂密,跟野生的一般。即便是长在村落内的,也是东一棵西一棵,大小不一,参差不齐。



 汉子接过我递上的烟,笑道:“不用管”。他转头朝身边那棵树撇了撇嘴:“就这棵,一年就可结果三千斤”。噢,我吃惊了,这棵树其貌不扬,在这一片算是小的了,真能接那么多。我说:“这树都长那么高,枝条无限扩展,怎么爬上去摘果呢”?

   “不用摘,熟了用竿子打下来就成"。汉子和后来围上来的俩位藏民呵呵笑了。他们建议我去街上带几瓶特产雪梨膏回去,汉子们竖起大拇指一再说:“好东西,好东西,不买白来了”。回到车上,我上网去查,更是大吃一惊。这儿,梨树的外观特点就是高大粗壮,有很多千年古梨树,故素有梨乡美誉。每当梨花盛开时节,可谓"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其果实名为雪梨,其色黄如金,体大肉厚,汁甜香浓,闻名遐迩。



金川地区几乎没有耕地,也很少有其它什么经济作物,卖梨是当地绝大多数农户唯一的收入。梨树高大,采摘难,收购价不够采摘人工费,每年大量的梨子挂在树上无人问津,最后全部烂掉 ┄ ┄

吃过一次亏,思维的惯性,导致第二天早晨煮大馄饨时,我使用了小高压锅。可开锅一瞧,傻眼了,稀巴烂,皮和馅分离,成了一锅子浆糊。夫人埋怨了,这东西怎么吃?



看来,不是简单的换个炊具就行了,要想吃的好,吃的舒坦,这里面还是有道道的。为了吃上可口的面条,我到路边一家饭馆去求教,这是一家浙江人开的小饭馆,虽然我相信他说的话是真的,但毕竟没有亲眼看到如何操作。于是,在车队到达下一个“窝点”时,我特意走进了一家面馆,要了碗牛肉面,并站在面老板身后看他如何炮制。

汤喝完了,牛肉嚼不动,我的牙口显然不适应。面烧得太硬,剩下一大半,但我已经学会了高原烧面:开水下锅,放入面条,拧紧高压锅盖。“嘶嘶”出气时,多“哧”几下就软了。关火,高压锅用冷水冲淋后泄气开盖,此时的面条柔滑而劲道,一根根十分干净滑爽。


我发现猪肉、牛肉就没有那么好的境遇,晚上泊车后,用高压锅“哧哧”半小时,也烧不酥烂。不过,我再也没有去饭店请教,没有想过出藏后变成高原厨子。









-未完待续-



更多房车价格、配置和房车图片请点击房车大全http://www.chezg.cn/Car/




手机微信扫一扫上图的二维码,关注“国产房车网

或微信公众号搜索“国产房车网”关注我们

在这里我们一起选车、购车、用车

文章关键词:

用户名: 密码:
开通 什么是Go房车?

还可以输入140个字

视频推荐

©2016 杭州悦兑科技有限公司 浙ICP备13011558号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