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评论 顶部

二万五千里的云和雾「20」— 结束语

2018/11/26 14:07:39来源:作者:太阳(杭州)

这次出游,山东的0号柴油最便宜,我加到的最低价4、44元/升。猪肉也是山东最便宜,在沂水的一家超市,最好的“金锣牌”后腿肉,8元一斤。带骨的,最低5元起。延安地区柴油最低4、9元。排名第三就是湖北了,我看到的最低价5、13元。西藏最贵,前藏7块多,后藏上去听“云彬”说,9、55元。

回家后大家都算了笔帐。
“云彬”说:总里程一万四千多公里,总计油钱5507元。
“左眼”说:跑了一万五千多公里,油费7186元。

我反复算了下,跑了一万二千五百多公里,记录在案的费用6927元(恐怕还会有一、二笔漏记),还有个零头,是西藏加油站的妹子加不了整数。新藏线我没有去,所以跑的比他们要少些。“云彬”的国四旧车比我的国五新车要牛逼多了,不可思议。我们这三辆车,都是大通短轴中顶。

回来后收到两张罚单,扣6分,罚250元。一张是在青海超速百分之20以上,另外一张是山西,说是没系安全带。河里淹死会水的。装备精良,经验老道的“左眼”似乎是此次进藏团队中被交通处罚最重的一个。

其它车辆,或多或少也都有些状况。台州“老张”在返回的途中被摩托车撞了,车体受到创伤。强悍的女杰“雨燕”在西藏也卷入了一场纠纷,多花了几千元的冤枉钱才摆平。相比之下,我的情况要好一些。只是遮阳棚外置灯带磨断了线,一路不能照明了。三个门把手坏了,那种揿压式的锁钮很容易坏,已经换过几回了。最大的毛病就是厕所门框下沿口的木条受潮开裂。噢,还有外接电盖板碎了。



到“上海雅升房车”处理这些小毛病时,经历了一次奇遇。那天下午,负责“雅升厂”售后的小袁说:“今天弄不好了,门框加装的不锈钢条要明天下午才能加工好”。那没办法了,我只能将车开了出来,明天早上再开回去。“雅升厂”后面有个小镇,我将车开到那儿想找个地方停车住一夜。可围着镇子转了几圈,愣是没有找到合适地方。于是,我将车停在了镇外一条便道上,那儿停着几辆货车。

车刚停稳,来了个五十来岁的男人,手里提出一袋物品,看架式好象是刚从农贸市场出来。他扯着大嗓门吆喝:这儿不能停车,这儿是镇上大货车的专用停放地,交警要开罚单的。

正犹豫间,他来到了车边,不由分说地说:“停我家去,我那儿地方大,就在前面”。言罢,不管我同不同意,他径直往前走,并时不时回头指示我跟进。

我掉转车头跟了几十米,眼前是个高大的塑料膜蔬菜大棚,棚前有块被铁丝网包围着的水泥场地,大概有一、二百平方米。他打开闸槛门,让我进去。停妥后,邀我去办公室喝茶。

原来,他也是个爱车之人,正琢磨着如何将自己那台全顺车改成可以出外旅游的房车哩,意外撞见了我,正好交流一番。聊完车后,我说:听口音,你应当是河南人吧?这地方是你租的?

   他爽朗大笑:“河南人不假,但土地却是自己的”。他指了指隔壁那幢别墅样式的建筑:“这是我家,宅基地也是自己的”。我有些惊讶,我知道宅基地不能买卖,他一个外地人怎么可能拥有上海郊区的土地?瞧我愕然他对我讲起了自己的故事。

十几年前,按他自己的说法:“从河南讨饭来到上海”。在上海市区没法混,辗转来到市郊奉贤。开始是倒卖些蔬菜去市里赚点差价,后来感觉风吹雨打太累,而且赚得太少。便租了四亩别人荒废的土地来种蔬菜。他说:“那时候真苦,但比要饭强”。之后几年,逐渐发展成租地大户,蔬菜大户。从几十亩到几百亩,最后拥有了一千多亩菜地和种子供应基地。他的致富之道带动了当地菜农大规模的蔬菜种植,终于受到了政府的关注。“上海世博会”期间,奉贤开了个政策口子,作为人才引进,允许他这个外来户购买了部分土地使用权和宅基地。他盖起了漂亮的二层楼房,建起了农业科研大棚,摇身一变,成了名符其实的真上海人。他说,他是运气特别好,刚办完手续,上海便发文不允许买卖土地和宅基地了。

他拿出一张相片给我看:“这是我儿子,去年当兵的”。相片上有个年轻英俊的军人。他还有个正在读大学的女儿,说起自己的儿女,他满脸的自豪。他在这块土地上建起了号称“沪嵩农业”的经济实体,在天津的开发区和杭州萧山的大江东都有自己的蔬菜加工基地。



他的经历甚为传奇,他的实际年龄只有四十来岁,坎坷沧桑在他的面容上雕下了深刻的印记。虽然对他所说颇有疑点,譬如他说儿子是在上海当的兵,那就意味着他们全家已在上海落了户。此外,十年二十年前,河南真有他所说的那么穷的地方?但不管怎么说,眼前所见,至少,我在上海的那些本地同学和朋友们,没有一个比这个外来人混得更好的。而我自己,当然自愧不如。奉贤就有个同学,回不到上海市区去了。当年她插队贵州,嫁了个当地人,落实政策后,户口迁不回上海了。二十年前,回到上海,只能在郊区做些小生意,购买了廉价的商品房。因为户籍在贵州,她的根子依然不是上海人。我很清楚:这河南人手上拥有的土地,不久后将会演变为巨大的财富。因为,地铁已经过江,正在延伸过来。

谈笑间,他老婆早已烹制出一大桌丰盛的菜肴,由其“连襟”作陪,硬拉着我入席。作为一个完全的陌生人,能够给我提供驻车已是感激不尽,又如此盛情款待,让人大喜过望“哎呀,咱是一见如故,能请到你这样的贵客来家,是我脸上有光”。他是直肠子、直心眼。



桌上,除了几款蔬菜和大虾、红猪头肉外,另两碗菜实在看不出是啥玩意。尝一下,酥烂鲜香,不知何物。他笑道:“这碗是牛鞭,这碗是牛卵子,就是睾丸”。“哦,这东西可不太好买”。“我有办法搞到”。他笑道。

“老哥哥,你放心,我这儿的菜都是最好、最环保的,一般的菜根本吃不出原汁原味来”。是的,那盘油煸毛豆子,吃口就特别鲜香油嫩,除了小时候的记忆,很久没有吃到过这类原始滋味。那盘猪头肉烧的也很酥烂,嚼一口,满嘴喷香。比一般所谓的土猪肉更有肉味。我感觉:他才是活的最有滋润、最有品味的人。传奇之人,必有过人之处,听罢他的经历,便可理解他的待人之道。





那晚的酒好醉人,是用“海之蓝”泡制的杨梅酒,已经窖藏两年,喝起来入口极佳。喝完了再用啤酒漱口,不知不觉间已是大醉。这两年,由于虚拟经济冲击实体经济,价格信息透明,原本利用地区差价赚钱的农作物生意开始越来越难做,当初随他开发蔬菜种植的上海本地人大多转战非洲,考虑到年龄问题,他踌躇不定,很想听听我这个局外人的建议。那晚,我们聊得很投机。

至此,我的“西游记”画上了一个还算温馨的句号,否则,就成了老太太的裹脚了。

在无锡附近的“霞客镇”,一碗普通的大汤面,在自选的托盘内夹了两筷子韭菜等蔬菜,加个荷包蛋,6块钱。又买了一付传统炉烤的烧饼和油条、豆腐浆,十分乐胃。何为天堂?词典解释:美好理想的生活环境。毫无疑问:我们是生在福中不知福。其实,天堂就在自己身边。

西藏的蓝天、白云和大雪山固然极其美丽,但那只是一个梦。那儿的许多藏民如今依然蓬头垢面趴在泥地上千拜万叩乞求神灵拯救,整天围着个石头堆虔诚转圈。从小,我对西藏最初的印象是通过电影“农奴”获得的,我还知道“金珠玛米”这个词,藏语特指“解放军”,原意是打开锁链的兵。



是“金珠玛米”消灭了万恶、野蛮、残暴的西藏农奴制,使得千千万万农奴翻身得解放。我都了解的事,难道藏人们不知道?既然也知道,那还成天不干活围着个石头堆转个什么劲?难道靠念念经,千辛万苦伺奉庙里涂着金身的泥菩萨,就能下辈子过上好日子?

诚然,这些社会问题是由政治原因造成的,绝对不是普通老百姓可以左右的,也不是我们应该讨论的话题。但是,感受是可以说的:在一个拜神的人比劳动的人多的社会里,老百姓是听大神的还是听政府的?“不求今生”只能导致那些好吃懒做又愚昧无知的人敢于挺而走险,做梦登仙。

   徐霞客给了我们一个启示:骑着毛驴都可走天下,难道开着房车还有什么地方去不了的?只是,最好不要着急,不要冒险,如霞客先生般悠闲才好。

(完)



更多房车价格、配置和房车图片请点击房车大全http://www.chezg.cn/Car/




手机微信扫一扫上图的二维码,关注“国产房车网

或微信公众号搜索“国产房车网”关注我们

在这里我们一起选车、购车、用车

文章关键词:

用户名: 密码:
开通 什么是Go房车?

还可以输入140个字

视频推荐

©2016 杭州悦兑科技有限公司 浙ICP备13011558号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