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 HI!欢迎你
首页> 车友圈 > 房车杂谈 >「房车西·游记」二万五千里的云和雾「壹拾捌」—返程路上

「房车西·游记」二万五千里的云和雾「壹拾捌」—返程路上

黄色橙汁 发表于2019/1/11 10:14:48 549 0

  • 黄色橙汁
    发表于 2019-01-11   

    楼主

    接上一篇:「房车西·游记」二万五千里的云和雾「壹拾柒」—派镇历险

    「房车西·游记」二万五千里的云和雾「壹拾捌」—返程路上


    细究起来,“左眼”和“西影”有关青藏线的说法都是有道理的。与川藏线相比,青藏线更加危险;而新藏线与青藏线比较,一个是冻土结构,一个是冰寒之地。

    「房车西·游记」二万五千里的云和雾「壹拾捌」—返程路上


    除了自然条件外,许多的事与人的性格和驾驶风格也有着很大的关系。路况好的情况下,“左眼”嗜开快车。我的印象中,“左眼”不喜欢跟车,能超则超,能快就尽量快,这在道路条件不确定的情况下增加了危险系数。而“西影”恰恰相反,他总是慢吞吞地跟在后面,保险系数便大大增强,青藏线这条路,只要天黑了不开,慢慢走是不会有大问题的。

    「房车西·游记」二万五千里的云和雾「壹拾捌」—返程路上


    问题在于,你不开快了不行,青藏线海拔太高,又没有医疗单位,一旦出了变故恐怕就是大事。前文我曾描述过一些有关青藏线道路的情况,却并没有能力用文字表述清楚它的危险性。

    回来后,查阅了一些资料,才搞明白。原来,青藏线上大约有500多公里的区域是世界上最危险的冻土带,冻土是指零摄氏度以下,含有冰的各种岩石和土壤。高原冻土对温度极其敏感。冬季结冰状态下会随温度降低而发生剧烈膨胀,在路面上隆起片状肿丘,学名叫“冻胀”。夏季又随着气温升高而融化,叫“融沉”,还易形成路面积水,造成翻浆。无论是膨胀还是融缩,路基都会发生沉降、变形和扭曲。大家知道,青藏线上如蜗牛般慢慢爬行的大型载重汽车特别多,昼夜温差也特别大,冻土公路的路面在热胀冷缩的作用下被反复蹂躏,沟壑纵横、 凹凸不平。

    「房车西·游记」二万五千里的云和雾「壹拾捌」—返程路上


    由于冻土区域变形表现并不均匀,路面有好有坏,常常使人产生误判,加上想尽快脱离高海拔地区的心理作祟,开快车极易发生瞬间倾覆。

    川藏线和新藏线的险,肉眼可以直接看见,思想高度集中,谨慎驾驶便行。而青藏线纵深视觉好,天大地大的,柏油路面同色,又受光线和心情的影响,路面的变化往往疾驶到眼前才会发现。此时,刹车已经来不及了。前文说过,我就吃过几回苦头,不是吃苦不记苦,而是实在无规律可循,唯一保险的办法,只能尽量慢些。青藏线之险,就在于它的一马平川,让人丧失警惕。

    「房车西·游记」二万五千里的云和雾「壹拾捌」—返程路上


    此外,长途驾驶在广袤荒漠上,特别是在路上没车的时候,视觉神经极易疲劳,缺氧使人犯困,注意力不集中,也容易在不经意间中招。下雪天走青藏线,则尤为凶险。

    那曲到格尔木那一段路是大家公认相对危险的道路,全程约830公里。而危险又主要是指其平均海拔太高,因此,很多人拼着命起早摸黑一定要一口气跑完这条路。其实,我从日喀则返程时,又加长了这个距离,从海拔4300米的羊八井开始,我翻越了5190米的那根拉山口,到达纳木措,再回转那根拉山口到当雄,由当雄再出发到沱沱河,然后去了格尔木。全程约1200公里,跑了三个白昼。分别在当雄、沱沱河、格尔木扎营过夜。

    「房车西·游记」二万五千里的云和雾「壹拾捌」—返程路上


    之所以要加上这一段路,是因为重点就在念青唐古拉那根拉山口,它不仅只比珠峰大本营5200米低10米,而且道路极其糟糕,很多路段干脆就是原始碎石土路,有很多“炮弹坑”,爬到一半还下起了大雪,幸亏路面积雪不厚,我是既来之则安之,不管不顾上去再说了,这段来回一百多公里的路很不好走。

    「房车西·游记」二万五千里的云和雾「壹拾捌」—返程路上


    毕竟是满水满油,装满了生活用品的重车,与小车不能相比。我决定慢慢走,中途找地方休息,绝不死赶路。我不知道在拉萨时有多少人听从了“左眼”的意见,把水箱内的水放掉,反正我是一滴水都没放。“左眼”说:“再下去气温会更低,水箱和水管会冻裂的”。

    我对“夫人”说:宁可冻裂,没水可不行。夫人同意我的观点,万一冻裂了是天数,万一没冻裂呢,是运气,必须赌一把。我没放水,也没加水,从日喀则与大家分开后,过了格尔木到乌兰才补充了水。

    「房车西·游记」二万五千里的云和雾「壹拾捌」—返程路上


    别的人什么情况我不清楚,“西影”我是知道的。他的水箱本就存不住水,所有的水都盛放在七七八八的几个塑料矿泉水瓶子里,在冰寒的新藏线上,那些水都成了硬绷绷的冰坨子,象一个个大石块,可想而知,在这样的条件下生活,苦不堪言。

    当雄的那一夜,无疑是对我人生的一次极为严峻的考验。从那根拉山口下来抵达当雄城区已经是下午六点多了,我们将车停在了最热闹的大街人行道上。那天,是感冒症状最为严重的一天,我的口袋里塞满了餐布纸,鼻涕水象坏了开关的水笼头,又不敢老是去擦,皮薄如纸了,再擦恐怕就捅破了。停了车,我对夫人说:“今天不做饭了,我去看看有没有热馒头卖,你把那包‘叫花鸡’拿出来,微波炉上转一转”。

    「房车西·游记」二万五千里的云和雾「壹拾捌」—返程路上


    人很难受,穿在脚上的大皮靴十分沉重,让人拖不动步子。耳朵内尖锐地金属呲音已经响了整整一天,一刻都没停止过。我穿过马路,向前走,身上软软的,有气无力的感觉。我知道,这与缺氧有关。问了俩个路人,说半天,听不懂他们的藏语,只能自己去找。走了一圈回来,两手空空,没有馒头,连饼都没地买到。夫人说,她还有一包“快餐米线”。那正好,我也剩了一包方便面,凑合着吃。她不吃方便面的,我买的时候,她自己挑了米线。

    那顿简单的晚餐,我执意喝了几口白酒,我想借酒精的作用早些睡觉。饭后,虽然不想动弹,却坚持用热水泡了脚。车内并不冷,夫人习惯将天窗开条缝隙,空气新鲜点。我依然盖着从杭州带出来的薄被,而夫人不仅用上了睡袋,还将那床厚被子压在了身上。我觉得太重,压得肩膀酸痛,便掀掉了厚被,让她一个人用。临睡前,吃了一粒安眠药以及一粒白片感冒药。还剩下几颗黑片留给夫人了,她也开始有了感冒症状,必须要抑制住。

    「房车西·游记」二万五千里的云和雾「壹拾捌」—返程路上


    上床的时候就气喘,躺下后感觉胸闷。我对夫人说:“要不要把制氧机拿出来用”?她说:“能不用尽量不要用,会有依赖的”。是的,似乎是还没到那么严重的地步。我深深吸了口气,冰凉的气体深入脏腑。想不透,这气体里怎么就空气稀薄,缺少氧份哩?

    完全是安眠药起了作用,当我醒来时,看了下手机,已是后半夜两点多。为了不吵醒夫人,我依然躺着,身体保持右侧伸展。左卧时,我曾两度感觉窒息,可能是心脏受到压迫吧,透不上气来。这样的情况,过去从未有过。但是,保持一种姿势睡觉,又睡不着是件很难受的事,浑身酸麻。

    「房车西·游记」二万五千里的云和雾「壹拾捌」—返程路上


    耳内的高频呲音越来越响,让人头皮发炸,我知道,根本无法再睡了。于是,撳亮灯,披衣坐起,靠在床上研究起地图来。与“西影”他们分开后,我到处找新华书店,买了几本旅游地图册,我必须要十分清楚进退的路线。

    熬到四点多,穿衣起来,拉开车门到了马路边,点了一根烟。此时,除了道路两侧昏暗的街灯外,全城一片死寂。外面太冷,返回车上只能上床,看了会手机新闻,人便迷糊起来,再次醒来已经七点,天色大亮。

    「房车西·游记」二万五千里的云和雾「壹拾捌」—返程路上


    到了车外,想看看哪儿有卖早点的。甭想,街道上依然空无一人。还好,夫人乱七八糟的东西备了不少,吃了两片面包,一个茶叶蛋一杯牛奶便去找地方加油。岂料,加油站也要九点钟才有人,这地方不象我们沿海地区24小时可以加的,习惯性思维在这儿往往不管用。还好,出城的时候看见有个小加油站,估计是私人开的,倒是有人在。否则,只好干等着。

    我知道自己睡眠不足,一路上十分小心。那天,到沱沱河,跑了近500公里。我知道自己身体状态不佳,夫人也开始流涕、咳嗽。性命要紧,活着比什么都好,所以心里憋着一股劲,没到实在支持不下去的地步,就尽量往前赶,绝对不敢懈怠。腰受不了,我将背包塞在后面,顶着脊椎。车内已经是一片狼籍,一瓶酱油被颠翻了,流了一地。其间,一个调料瓶被震落在地,摔个粉碎。自从这辆车改装出来,已跑过许多的地方,高山峻岭,坑洼烂路都跑过了,这样的情况还是第一回发生。

    「房车西·游记」二万五千里的云和雾「壹拾捌」—返程路上


    道路好时,油门甚至踩到了100码,突遇变形波浪路面,急踩刹车根本来不及,只有紧紧把住方向盘任由车辆抛起,然后实打实“嗵”地摔下。此时,避震钢板好象不存在了一样。这样的事接二连三,减速了也无法避免。干脆全是这样的路还好办,车辆左摆右晃,上下起伏,依然是“嗵嗵”实打实地,把个玻璃瓶子都震碎了。即便如此,车辆不偏离方向就好,而突然的一跃而起却有倾覆的危险。

    夫人的眼泪都快掉下来了,死死攥着门把手,目瞪口呆,她知道我这是在博命。她也知道,我在拉萨配的那副眼镜看东西并不清晰,特别是在日暮之际,天色阴沉,视线灰蒙蒙的。竭尽全力,必须尽快离开高原,这是我们共同的想法。

    「房车西·游记」二万五千里的云和雾「壹拾捌」—返程路上


    到沱沱河的时候,天已全黑。饥肠辘辘,却只想睡觉,太累了,也太紧张了,那么冷的天,身上却汗津津的。

    回来的时候,我赶往无锡找到车友“笨笨”更换了避震器,可惜只有后轮的。“左眼”他们在进藏前就推荐了“笨笨”,他自己早就安装好了,效果不错。至少,他遇到这样的路面,只前轮“嗵”一下,不会如我那么惨,“嗵嗵”两下,能颠出脑震荡来。

    「房车西·游记」二万五千里的云和雾「壹拾捌」—返程路上


    在无锡,重遇从新藏线返程的“西影”和“王悦”,老友见面格外兴奋。大难不死,重回人间的感觉。那天晚上,我们三家六口,三男三女,坐在太湖边上,春风和煦,喝酒吃鱼,感慨万千。

    未完待续、、、、

    作者:杭州(太阳)

高级模式

验证码   验证码 回复

客户服务热线:4000-140-150

© 2016 chezg.cn

杭州悦兑科技有限公司 浙ICP备13011558号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