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 HI!欢迎你
首页> 车友圈 > 房车杂谈 >「房车西·游记」二万五千里的云和雾 — 房车旅行后记

「房车西·游记」二万五千里的云和雾 — 房车旅行后记

黄色橙汁 发表于2019/1/15 11:54:16 423 0

  • 黄色橙汁
    发表于 2019-01-15   

    楼主

    接上一篇:「房车西·游记」二万五千里的云和雾「花絮」—窝窝质量重要性


    与“左眼”和“老张”、“光头”再度见面是在6月8日“浙江房车协会”组织的慈溪杨梅节上。四、五十辆形状各异的房车大聚会,撞见几位熟友是寻常事。之前,南浔“王悦”到杭州来,“西影”作东,我们已经有过一次小聚会。经历“西藏行”的日夜相随,老朋友相见格外亲切。于是,引出一段颇有嚼头的“二万五千里云和雾后记”来。

    “老张”和“光头”,从川藏线返回时,原打算从芒康转走滇藏线,但一路遭遇的离奇怪事,使他们心有余悸,心情完全被搞坏了,出了川西,便一路奔回台州,再无心情游览香格里拉和丽江的大好风光。


    上米拉山口,漭沧雪原,吓退了义乌“陈钟琴”。返回拉萨后他对“左眼”说:“再上去,怕自己装不好防滑链”。海拔5000多米上山下山,从没经历过,心里一点谱都没有。

    “老张”和“光头”仗着稔熟的控车技术,加之“老张夫人”高反,归心似箭,他们是不甘心轻易打退堂鼓的。“老张”是个谨慎之人,也不会盲然涉险,他跳下车来,询问常跑这条线的老司机,人家告诉他:“不用绑防滑链,你跟着前面的大客车辙印走,没事的”。

    是的,那雪尚未冰冻,重车压实了,并不会打滑。“老张”和“光头”心中有数,慢慢跟进。到了垭口,有警察拦路,问:为什么不装防滑链?下山危险。不带防滑链一律不许通过。

    “光头”说:有防滑链,不会装。警察道:我们会装。西藏警察的确不错,帮助他们安装完毕,车辆继续前行。而这一切,“陈钟琴”并不知晓。那天,他来回白折腾了二百多公里。

    回杭州后,在我的随笔游记“二万五千里云和雾”一文跟帖中,也有过亲历者对于道路的质疑,他们说:318国道还是好走的。对于西藏亲历者,我不好回答,大家都是亲眼所见,也就没有必要去争一个长短。但我要告诉大家的是:没有经历险境只是运气而已,其实危险无处不在。运气差些,即便只是块碗口大的落石自天而降,砸在你车顶上,也够你做恶梦的。

    过米拉山口,“老张”和“光头”是运气的,有警察帮忙。接下来的一件事,他们依然是运气的。看来,是老天保佑,让他们平安返程。“老张”和“光头”告诉我:半个月前,我们一起走过的318国道,有两处大面积山体塌方,滚落的巨石和泥土覆盖了整个路面。这几处塌方究竟有没有人车损毁,不得而知,路过此地人心惶惶,皆祈盼早些脱离险地,谁也无闲心去打探与己无关之事。

    为了通畅道路,公路部门和武警动用机械在道坎之下临时堆砌了一条便道。这条便道只够一辆车通行,路的两端排满了等待通行的车辆。当几辆大型辎重卡车轰隆隆开过之后,由于路面没有经过压路机辗实,车辙印在松散沙石路面耕犁出半个货车轮胎高的深沟,底盘低的小型车根本过不去了,整个车子下去底盘就蹭着了路面,前保险杠成了推土机,轮子却悬空着。“老张”和“光头”是运气的,仗着C型车身高马大,勉强开过。那些小型车可就悲催了,何时能够走出险区,只有他们自己知道。如果大家不齐心协力,一起动手用石块把几百米长的车辙沟填平了,估计十天半月会困在那儿。

    因此,西藏的道路只能说是今天不知明日的事。今天好走不等于明天依然如此,今天不好走也不等于明天就一定不好走。看你运气如何了。

    人呐,运气多了,难免也会走回霉运。虽是唯物主义者,根本就不信那些歪的斜的,但有些怪诞之极的晦气事,真让人以常理无法解释。“老张夫人”对我说:那天早晨七点半,准备工作还没做好,“老张”便急着要上路了。中午吃完了饭,碗筷都没洗,“老张”又急着要赶路了。“老张夫人”说:从来没有这样的事,“老张”那天的表现很反常。结果,下午就出事了,早半个小时,晚半个小时,都不可能出事,吓都吓死了。紧赶慢赶,好象都是安排好的,非得赶上这遭不可。“老张夫人”用台州话形容的很精典:“投死投活,就象赶着投胎一样”。

    在318国道上,一辆疾驶而至的摩托车正面撞击了他们的车头,摩托车上的藏民被撞飞了出去。

    “光头”说:“那天是我开车,路上没有其它车辆,车速也不快。摩托车从对向车道由远而近过来,开始并没有在意。突然发现摩托车直接冲过来,我一脚踩死了刹车。警察后来现场察看,没有发现刹车拖印,证明我们是在静态的情况下被摩托车撞上的。否则,那人搞不好就飞到峡谷下去了”。

    从“老张夫人”当时拍摄的现场图片看:那天天气晴朗,道路平坦,房车稳稳地停在自己的车道内,没有丝毫歪斜。车旁是铁质护栏,护栏外便是峡谷。那位骑摩托的藏民出事的原因很简单:附近山上另有一位藏人在大声呼叫他,骑车藏民回头应答,摩托车并没有减速,也没有注意道路前方有车,他们在那儿横行惯了,根本没有交通意识。

    这样的状态,一看就知道:对方全责。但这事发生在西藏,人车皆被当地派出所扣留,警察说:为了“维稳”,你们必须负责到底。

    “维稳”?为什么西藏可以不讲法律,而强调“维稳”呢?毫无疑问:在那片土地上有着两个完全不同的政体在掌控着人们的行为准则和思想。一个是行政的,另一个则是精神的。行政在精神的作用下,显得软弱是必然的。幸好,不是两车对向猛烈撞击,人只是受了点伤,“老张”他们包车在送伤员去几百公里外的医院验伤看病的过程中,争取到了许多当地人、医务工作者和警察的同情,良知占了上风,他们这才得己拒绝了受伤藏民的无理要求。给警察一个“维稳”面子,破财消灾,5000元摆平。不过,看病检查,长途包车,一来一去也花了不少,人被搞的精疲力尽。回去之后,还得自己修车,好一番折腾。“老张”善于待人,性格又好,倘若此事落在我的头上,耿着脖子跟人理论,恐怕结果会很糟糕。

    所以,西藏之行,可不是那么好玩的,除了“高反”,还得谨防天灾人祸。那是一个与内地大大不同的世界,许多事,不是正常思维可以想像的。听罢“老张”他们一家的述说,众人感叹:“天数呐”!

    在慈溪的那天晚上,喝了不少酒,大伙又聊起了女中豪杰重庆“雨燕”,她是一个人驱车上“珠峰”大本营的。路上虽然分别遇见了“陈钟琴”和“云彬”,但一个上山,一个下山,没能同路。就是这样一个单身女人,在上珠峰的盘山道上与藏民的拖拉机发生了剐蹭,“雨燕”大通车中门被剐,拖拉机本就粗糙,啥事也没有。但藏民仍死缠不放,蛮不讲理,硬是敲了三十块钱才走人。在那个社会,独人单骑,人平安才是最重要的,其它只能忽略不计。

    “雨燕”和“陈钟琴”的大通车同样低温也打不着火。我们一行,唯有“左眼”没听说过有此事,究竟用了什么招,他秘而不宣,有些奇怪。不过,“左眼”车上的“伟巴斯特驻车加热器”也发生了高反,低温启动不了。天那么冷,没有热水供应也够他俩夫妻受的。

    从慈溪回来,在网上与“雨燕”聊过天,她对我说:“现在在去新疆的路上”。一个女人,又开始了她新的远征,令人感佩!

    “老张”是因祸得福,在处理事故时交了不少朋友,其中一位是地道的新疆人,在当地的牧民中也算是个奇人,只有他改装了房车,独一份。本来打算下半年去新疆,“老张”说:明年去。好吧,叫上我,我仍与你同行!西藏游是减肥之旅,而新疆游恐怕就是增肥了。

    回到杭州,应车友之邀,询问何时进藏最佳。我的文吓退了一批有进藏念想的人,却又刺激了一批勇者。我可不能胡乱应答,需要好好地做下功课。岂料,不查不知道,查后吓一跳,西藏全年竟然没有一个季节是最佳时候。

    资料上说:西藏的雨季从五月开始到十月结束。但是那儿的雨季与内地大不相同,白天大多时候依然阳光灿烂,只在夜晚下雨。这就要当心山上崖壁的落石和塌方了,还有泥石流。而十一月到四月份又是冬季,温差太大,容易感冒。西藏海拔4000米以上地区全年下雪,上高海拔垭口,依然要带上防滑链,依然会遭遇冰雪路。所以,我只能说:大家好自为之。

    西影的房车 ——


    针对“西影”房车在西藏的表现与需求,"王悦"正在帮他做内饰重新改装。





    作者:杭州(太阳)

高级模式

验证码   验证码 回复

客户服务热线:4000-140-150

© 2016 chezg.cn

杭州悦兑科技有限公司 浙ICP备13011558号 All rights reserved.